• 暂无数据显示...
主页 > 新闻资讯 > 高级HR资讯 >

从流浪汉到网红,超级“悠客”引发的人力资源管理挑战更值得关注 ...

作者:成功人力资源的空间 > 博客 来源:网络 浏览数:1326 发布时间:2019-04-03 15:56:12
原创作者:丁龙昌、周站   最近,“流浪大师”沈巍,这个有着公务员身份的流浪汉,因谈吐优雅、博学多才而突然爆红网络。他的视频火遍各大视频平台,无数主播、网红不远万里赶到上海,只为蹭其热度;他的动态上至权威媒体、门户网站,下至自媒体、公众微信号纷纷报道、转载;就连他的百度百科,也在创建的短短一周时间就获得了二十多万的点击量,其风头更甚当年的“犀利哥”。这些纷纷扰扰让“流浪大师”不但无法继续“流浪”继续他想要的生活,就连上个厕所都有一群人在外面等着。是什么造成了他如此受人追捧?   笔者认为:“流浪大师”之所以突然爆红,除了好事者的炒作以外,更多的还是人们在他身上看到了与众不同的东西:   一、在几乎人人拼命往前跑、追逐快速成功和泛物质化的时代,他让人们知道了还有另一种活法;   今天中国人的这一生活状态和社会风气,在近年来的影视作品中有很多直接的表达:   《流浪地球》电影中,吴孟达带着孙子在已经冰封的上海丛林里说过一句话:这里曾经是我们的家园,在我们那个时代,人人都追求一种叫做的东西。《西虹市首富》电影中,也以荒诞的镜头诠释了形形色色的人在金钱面前的嘴脸,最后捐款情节也道出了人们为什么追求金钱:孩子要玩具、要看病、要上学、要结婚、要彩礼、要买房子,要买车子、要养老、要买墓地……所以,人人拼命向前跑并为此把自己搞成焦虑的状态,成了金钱至上的唯物质主义者。而这也反映了现实中普罗大众的价值观。   所以,“流浪大师”沈巍的出现,让人们发现竟然有人可以放弃世俗的价值观,做一个纯粹的“悠客”——选择一种物质匮乏,但精神上怡然自得的生活方式。他这种惊世骇俗的做法,对于大众,尤其是那些与他同样拥有高知识的精英人士来说,拥有着巨大的冲击。   二、这是一个人们多以拥有物质的多寡来标榜自己的时代,而他始终为了理想、信念而活;   在一个从前有着对“安贫乐道”极为推崇的国家,在西方商业大潮的席卷之下,今天的中国人似乎忘了除了拼命为物质活得焦虑之外的另外一种活法——以精神的自由为第一。   时人很多追逐的莫过于:一举一动都受人关注,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物质条件和名望。人们羡慕那些达官显贵,并以此为目标,不懈的努力着,以期未来有一天能够跻身到他们的那个行列;   但猛然间发现,世间还有另外一种人,他们低调而谦卑:这种人比较少,他们不喜欢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一言一语被人议论,不喜欢在人前显贵,更不喜欢被追逐。但他们反而能踏踏实实地做自己喜欢的事,充分地享受和咀嚼生活,活得平心静气、安稳踏实。   “流浪大师”沈巍就属于第二种,他一辈子追求的都不是物质的多寡。最开始他从违心地服从,到最终坚持自己的理念去捡垃圾,宣扬垃圾分类并把这种理念带到了工作单位,在工作单位还执着的捡垃圾。这种坚持太出乎许多人的预料了,颠覆很多自觉正常人的三观。所以他不能再上班,还被送进过精神病院。所以他为了自己的理念,只能独自出来流浪。   他和大多数人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不但靠捡废品、吃剩饭、过极简的生活,并为此坚持26年最终名动中国。更为难得的是,在无数大师派们贴标签、送温暖和漫无目的崇拜的时候,他始终坚持自己垃圾分类的理想和信念,没有向投降,也没有去借机上位,而是一直不承认自己是大师。   三、物质高于一切的时代即将过去,自由正逐渐成为这个时代人们普遍的追求,这对传统人力资源管理提出了挑战;   在过去人们普遍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过去40年人人追求的更多的是物质的满足,如今,不少人特别是年轻人已经不需要再为生存而努力,更加注重工作生活的自由和精神上的满足。   最具代表性的就要数“千禧一代”(1982-2000年)了,2008年前,那时候的6070后们要想进个像样子的工厂,还得托熟人,请客送礼之类的。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进工厂了,一大批中小制造业之所以还能勉强维持,是因为有一批60后、70后的农民工在支撑,他们上有老下有小,不敢歇,也不敢闹,他们拼命干活的动力是子女绝不再进厂当工人,能够改变家族命运。现在的80后、90后,因为有着上一辈人的付出,基本不需要为了生存而委屈自己,所以进厂打工主要是找对象谈恋爱,顺便长点见识,不然他们很难考虑进厂   而相对于没自由、没前途的工厂来说,现在的年轻人更愿意去从事自由度更高的职业,有能力的,就从事一些与能力相关的自由职业,比如自媒体、设计等;有资本的就自己创业,比如开店、成立工作室等;没能力没资本的,就做一些技术含量低但是自由度高的职业,比如送餐员、快递员等。这些工作收入不但比工厂高,关键是自由度也高。所以,随着6070后老一辈农民工逐渐退出,工厂的人力资源管理也到了考虑年轻人真正需求的时候了,如何提高员工的工作自由度,将成为工厂人力资源管理的重要课题之一。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真正的“悠客”,跟物质的多寡没有关系。“悠客”不仅仅是一种工作方式,更多的是一种能够从自身价值观出发,来定位自己,找到自己真正需求的认知自我方式。    “流浪大师”沈巍可以算是一名真正的“悠客”:他遵从自己垃圾分类的理念,然后选择了拾荒者这一与垃圾最贴近的身份去践行。他这种活法已经可以上升到哲学的高度,虽然普罗大众学习不了,却能引发人们对自身生活、价值理念的重新审视。   回顾中国几千年的生产方式变迁,我们可以发现生产劳作方式的变迁似乎也在“轮回”:农业社会时代,虽然农民种地辛苦、收入也很少,但是他们是自由的,农闲时节可以有大把的时间去做一些其他事情。工业时代,大量的人脱离了土地,把自己绑定到了工厂里,每天除了机械化的劳动,很少有自己的时间,虽然收入提高了,但是却丧失了自由度,这与人们追求自由的天性不符,但是为了生存,只能忍受。如今,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应用、不断深入,再次逐渐的把人们从机械的劳动中解脱了出来。此外,经过6070后的不懈努力,基本满足了家庭的物质需求,也为“千禧一代”追求自由奠定了基础,这从年青一代不愿意进工厂,中国自由职业者群体的主要构成人群基本都是8090后就可以看出来。目前这种趋势正在不断地加强,且速度越来越快。   所以,如何合理为员工创造更为宽容自由的工作环境和方式,或者采取更为弹性的用工模式,激发其创造性和价值转化能力,将会是未来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创新的重要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