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暂无数据显示...
主页 > 新闻资讯 > 高级HR资讯 >

从阿里组织结构调整看互联网招聘趋势

作者:成功人力资源的空间 > 博客 来源:网络 浏览数:1274 发布时间:2018-12-04 16:07:30
原创作者:丁龙昌 周站 近期,互联网企业减少甚至停止社会招聘的消息就不绝于耳。从阿里巴巴、京东到华为,都有相关消息传出。不过,随后阿里、华为、京东等公司都给出了没有停止招聘的官方说明。但是经过相关媒体证实,确实有部分正在招聘的岗位被突然冻结,互联网公司员工规模的增速也在下滑,电商、游戏等行业应该是重灾区,不需要特殊才能的普通岗位将被锐减,但人工智能、新零售等高端岗位依然持续在招聘,甚至供不应求。 2018年也许将成为互联网人才招聘的转折元年,到底会发生哪些变化?笔者的以下浅陋之见供参考: 1、互联网已过野蛮生长阶段,未来是平稳发展阶段 随着资本投资更加谨慎,人口红利和流量红利消失,当昔日的明星企业ofo陷入困境时,标志着互联网行业上半场的结束。那个靠补贴换市场,拿金钱换时间的野蛮生长时代,一去不返。互联网进入下半场,而下半场与上半场将会完全的不同,即使是强大如腾讯、阿里也开始主动调整自己的架构。 早在930日,腾讯宣布第三次调整集团组织架构,腾讯把此次主动革新看作是迈向下一个 20 年的新起点。马化腾在后来的公开信中表示,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已经接近尾声,下半场的序幕正在拉开。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要让个人用户获得更好的产品与服务,我们必须让互联网与各行各业深度融合,把数字创新下沉到生产制造的核心地带,将数字化推进到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 紧接着1126日,阿里巴巴也宣布自我升级组织架构。 阿里CEO张勇在公开信中表示,我们就要面向末来,不断升级我们的组织设计和组织能力,为末来 5 年到 10 年的发展奠定组织基础和充实领导力量。 由此来看,随着互联网野蛮生长时代的结束,未来的互联网行业更加趋于理性,稳固发展成为主题,互联网企业拼的不再是金钱,更多的是用户、技术、服务、人才、供应链、组织设计和组织能力等全方位的比拼。由于结构的调整,互联网企业的人才需求也会发生变化。
2、人才需求发生巨大变化,招聘重心转向新兴的市场和技术创新岗
从腾讯、阿里的组织结构调整,还有华为、阿里、滴滴、京东等互联网企业纷纷缩减或停止社会招聘,但是受到影响的岗位主要集中在纯电商、IT等非技术或普通技术岗位上。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大数据、云等新兴行业内的高端人才,目前依然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据智联招聘平台大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职位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1%。其中,电子商务行业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57%,在IT/互联网大行业中跌幅居前。与此同时,此前火热的网络游戏行业受网游总量和新上线数量限制的影响,在第三季度大幅减少48%
与此相对应的则是前段时间的一则“AI应届博士年薪涨到80万元”的报道引发关注,文中这样讲述目前人工智能领域人才的稀缺:一年前,针对AI领域的应届毕业生,硕士生约莫能拿到30万元的年薪,博士生则高达50万元。今年,薪水行情仍在蹭蹭上涨。有企业给应届生的薪水拔高了10%~20%;也有企业上涨幅度更大,尤其是给博士生的薪水从去年的50万元年薪倏地蹿到80万元;也有准备布局AI领域的新锐企业,虽然还没考虑好具体的价位,但是打算花高价从互联网巨头处抢夺人才。 该报道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企业并不直接去招聘会现场招募AI人才,因为太抢手了,这些人基本都不用去招聘会。即使是AI专业的应届生,也完全不需要大费周章来现场找工作,企业会早早通过导师或实验室找到他们。而对那些有经验的研发人才,猎头会主动上门联系。
在经验丰富的人才稀缺的背景下,应届博士生相对于硕士生而言,更是香饽饽。他们大多已经跟随导师做过相关的项目,并因此积累了一定的AI技术和经验,因而很受企业的欢迎。 有公司的人力资源负责人表示,他还不清楚如果招AI人才,具体要开多少价位。但他确定的是,这些人才看重的不仅仅是薪酬,还看重平台和稳定的前景等。他们要抢人的话,只能开价更高。
从腾讯、阿里结构调整和互联网企业招聘重心的转变看出: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电子商务、游戏等对人口红利和流量红利的依赖程度高的行业,随着人口红利和流量红利逐渐缩小,业务量趋于饱和。接下来企业会将扩张的重心转移到人工智能、新零售、大数据、云等新兴领域。所以,随着新一轮的人才结构调整,互联网企业人才招聘不一定再从纯电商、IT角度寻找,更多的是将招聘重心转向新兴的市场和技术创新岗,其他类型的岗位将迎来人力成本的精算。
3、互联网行业进入人力成本精算时代,人员外包与全职雇佣关系将并驾齐驱
互联网过去二十年凭借巨大的人口和流量红利呈爆发式增长,在这种时代大机遇下,野蛮生长是最好的选择。企业没有时间,也没动力去做内功,一快遮百丑比什么都重要。 但如今随着人口和流量红利的消失,互联网行业进入下半场,互联网企业越发注重企业内部结构的优化调整,而人力成本精算是结构调整的重要一环。
近年,国内人力成本越来越高,尤其是互联网行业,一提到互联网企业,人们往往第一反应就是与高薪、福利待遇好等词汇联系起来。比如:迅雷大概20072008年做校园招聘时,给应届生五六千元算很高了。2010年以后,互联网圈几乎都给到1万以上了,再加上五险一金,直接提高了企业40%的成本。
华为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总营销收入为6036.2亿元,净利润为474.5亿元,全年经营成本为5561.7亿元。其中人力成本达到1402.8亿元,在总成本中的占比超过25%,超1400亿元的人力成本是超其净利润3倍还多。不仅是华为,在人作为企业重资产的领域中,人力成本的占比都相当之高。
如今,随着互联网行业进入资本寒冬、人口和流量红利消失,互联网企业为缩减总成本会先考虑砍去部分人力成本。今后,各大互联网企业将更加注重人力成本的精算。 据网上资料:华为目前的员工结构是13-14级(新进毕业生)的人数和19级以上(高级专家或管理者)的人数都很少,中间段15-18级的员工数最多,或占到90%左右。
这些位于结构中段的员工,有一些人能力不足,不具备晋升的条件,但又由于入职时间长,享受较多的公司薪资福利,因此成为华为本次降成本的一大目标人群。此次华为先行关闭社招通道,减少这部分人的流入,再依靠考评、内部流动等渠道,优胜劣汰,最终为公司节省成本。
仔细对比华为、阿里、京东三大巨头的官方回应,外包、顾问、合作伙伴在官方回应中成了高亮词。当企业把某个项目或某项业务外包后,承接工作任务的不再是员工,而是人力资源服务供应商。这意味劳动关系的转型,基于法律的劳动关系不在了,管理成本和政策成本也随之发生改变。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劳动关系,使得企业在承担高额薪水负担的同时,还要承担法律规定的相关义务。而合作伙伴之间是更直接更高效的价值交换,被市场锤炼的人力资源服务供应商、合作伙伴将更直接带来价值。